一个人的旅程

  一直想要一个人出去走走,在南方这个城市呆的有点久了,有点点烦闷,想要找一个远离城市的喧嚣的地方,一个人走走看看。

  机缘巧合,知道广州有一个郁南县有几处可以去玩的地方,然后就计划着去玩,虽然很久就想着去了,可生活中总归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,然后一直没去成,最后自己觉得好无趣,明明是计划好的事情,为什么要一直拖着!

  索性直接买了周六的票,直接踏上了旅程,至于要到哪玩,路上自然就知道了(车票是买了,可是终点站有很多,到哪下车,都还不知道)。

(刚刚有点事,离开了一下,现在回来在写,感觉好奇怪,写出来没有什么用,回过头看到上面写的,全是一堆废话,充满自我的语气,让自己有点乱了,可能自己想随便写写,但是又怕别人看见以后,觉得写的一片混乱。

在这里给自己提个醒,也算是明确一件事情:对于所有随笔,都是为了记录自己的心情,开心也好,难过也罢,那个笑哈哈的是自己,那个哭的满脸泪水的也是自己,不要有太多负担,所写出来的东西,可能是为了难过时缓解心情,给自己一个出口,快乐时,记录美好的瞬间,有所感悟时,记录所感悟的事情,谈天说地,都是自己。

自己写的随笔,本来就应该以自我思想为主,那自己写的东西,都不以自己为主,总是畏首畏尾,又不是出书立作,搞得那么严谨干嘛!  (红色标明,以防再忘)

 

  坐在去的大巴,一车人都是回老家的,然后他们都是用方言交流,那总感觉,真的是一群神仙开会,就看嘴在动,一句话听不懂,司机师傅中途停车去洗手间还有到站,都是用方言,我苦啊!本来就不知道那是那,给我弄的一头雾水,上午九点做的车,下午三点左右到的,那就准备去一个地方吧,然后觉得要去的地方,在用地图,以这个为起点,把车到的每个点,都差一下,看看路程有多远,选择自己的下车地点。

  第一站:光二大屋,到了下车点,问司机师傅,怎么走,他指了一下前面的面包车,你做这个车,到××(没听清。。。),然后愣头愣脑的就做上车了,在车上又问了一下师傅,我去某某某怎么走啊,然后他给我带到路口,你就在这下,往里面走就是,然后指了一下这边的一条路。

  我问多少钱,他说不要钱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(那种面包车,做了一车人,不要钱。。。。。。)

  然后我往里面走,找到了房子,很老很老的一栋建筑,几个奶奶坐在门口聊天(其中一个奶奶负责收门票费(10元)),那是一栋,几进几出的院子,院子直接都是连通的,来回走动很方便,就是采光不太好,有些地方很潮湿,能嗅到那种木材在受潮的那种气味。而且有的隔间里面很黑,一个人往里面看,还是有点害怕。有个隔间还有以前用过的农具等。

  还有很久以前某个时期留下的一些话,还看到一架风车。我小时候还玩过呢!以前我和奶奶一起去打米,就是把水稻去壳,但是机器不太好,有的碎的稻壳会掺杂在米里,就用这种风机,把米倒在里面,下面那个桶接着,然后调整下米的速度,用手去摇,把稻壳去掉。

  出来以后,往里面在走走,还看到以前的供销社了,整栋建筑一直保持到现在。好像没有说吃饭。没错,中午没吃饭,因为没有地方买。

  在然后附近就没有什么好玩的了,就想着先去县里吧!然后狗血的事情发生了,手机变成了废铁,看看有没有车去,地图已查询,不好意思,没有线路。打的,不好意思直接提示没有服务。。。。大城市的神器,出来以后,变成了废铁。

  明白这些以后,给我弄得有方了,不知道那是那了,那就去问呗。马路对面有一家修车的店家,我过去问,外面做了一个人摇了摇头,指了指房子里面(听不懂我讲话,让我问屋里的师傅)。然后我问屋里的师傅,师傅说你等下在对面坐车,到都城的。师傅说话带着方言,我听得也是一知半解,他看出了我的困惑,拿着一个零件,在地上写了两个字《都城》,字写真的很漂亮,是我目前见过写的最漂亮的字,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:方正有力。横不歪,勾有神,真的很漂亮。

  在三道谢以后,我就去了对面等车,看着马路对面的他们,一个小孩,大概6岁左右,熟练的跟换三轮车轮胎,最后有个地方好像起不开,刚刚告诉坐车的那个人,去帮忙。这不禁让我想到了阶级壁垒,真的是太牢固了,店铺里,还有几个年轻的小孩,我就在线这些小孩,应该出去走走,看看外面的世界,等等等等的想法。

  可等着现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自己也迷茫了,到底是自己对的,还是他们是对的呢。在老家陪着家人,在外面有比较好的发展。这大概就是长大后,一个要抉择的事情吧,不同的人,走向了不同的路。

  坐上去县城的车,叮叮咣咣做了两个多小时,到的时候,天都快黑了。找了一家酒店,就住进去了,酒店靠近江边,晚上还可以散散步,

2019031723:43:45

201932821:12:59

  停下来,在开始,就已经是很多天以后,这段时间断断续续的出差,晚上加班改东西,今晚算是有了时间,让自己来写完这个未曾写完的故事。

   记得那天晚上的江边,有这微微的风,穿着很薄外套的我,有一点冷,在河岸上,漫无目的的走着,看着江面飘着的船,想想自己的以前,想想自己的以后,走着走着,看见天空那一个红色的亮点,慢慢又有了两个三个,原来是有人在放孔明灯,它凭着自己的热情,飞向远方,慢慢消失在黑暗中,后面的孔明灯,紧追其后,就像在为后面来的同伴,照亮前面的路。当自己消逝的那一刻,后面的同伴紧追其后。

  

  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,自己发现自己越来越奇怪,平时聊天可以嬉嬉笑笑,开玩笑都弄控制在可控范围,遇到喜欢的人,就手忙脚乱,不知道怎么开头,不知道怎么结尾,那种感觉就像自己写的那一篇《江边的小渔民》里面一样,万事万物,不是自己的真不能强求,伤人伤己。

  记得自己最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不是想这样结尾的,现在接着写的时候,只能想到伤心的事情了,美好的事情,都想不起来了。这种把自己放在悲伤里的感觉,让人很奇怪,说一些奇怪的话,做一些奇怪的事,说的太大声怕吵到别人,说的太小声怕别人听不见,这种说话的技巧,只能在一次,两次,三次,慢慢的试探中,找到自己适合自己的点,适合自己的语调。

  慢慢就能适应,在需要说话大声时,放声狂嚎,在需要说话小声时,轻声细语。以前别人总是说做自己,其实那个时候,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自己,现在在自己的世界观里面,对自己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,就像在迷雾中,看见远方有一个背景一样,哪怕是这样,也让自己开心不已。

想对一个人出去玩的朋友说句话,一切以安全为主,如果一个人出去玩,行程要规划好,防止出现意外,出门一定要带充满电的充电宝,走投无路的时候110是你不二的选择。

   未知让人遇到惊喜,

  好了好了,不说了,这是一种混沌的状态,得到就意味着失去,失去也就意味着得到。走想走的路,爱想爱的人,加油,努力!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