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柔雪:“下雪了,哥哥!”


沐风:“我又不是瞎子,看见了!”


柔雪:“人家只是想告诉你下雪了!干嘛这样对人家说话!”


沐风:“不这样说话,那怎么说话?”


柔雪:“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?再怎么说,我是一个女生,又不是男的。”


沐风:“我对所有人,都是这样说话。不知道什么叫温柔。”


柔雪:“你真的没有和别人温柔的说过话吗?那梦儿——”柔雪没有继续说下去,因为她知道,那是沐风,心里永远的伤,家族里面也只有几位长辈知道那件事。沐风以前其实是个很爱说话,很活泼的人,是家族里面最得长辈喜爱的人,和他在一起的还有梦儿,每天早晨的时候,他们从家族后面的小路出去玩,一直晚上的时候才回来,每天都是那么的开心。可是在一天晚上,敌对的一个王族,派来刺客袭击。因为家族已经过了太多年的安逸生活,迎战起来很慢,梦儿和沐风在一起玩耍,同样也躲在了一起。刺客发现了他们藏身的地方,当刺客挥刀刺向他们的一瞬间,沐风趴在了梦儿的身上,刀从沐风的背上划过,因为太痛,沐风昏了过去。在他闭眼的一瞬间,他又看见了那名刺客再一次挥起了刀,他昏了,什么也记不得了。等他在醒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月以后。


醒来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趴在床上,身上缠着白色布带,他动了一下,立马撕心的痛,从背部传来。“啊。。。!”沐风痛的叫了一声。


剑心:“沐风,你醒了。”


沐风:“梦儿呢?我的梦儿在哪?”


剑心:“她...”


沐风:“她怎么了?”


剑心:“她从那天被抬到族殿里面,到现在都没有出来。”


沐风:“走,带我去,现在就去。。。”


剑心:“你现在伤的很重,要休息。你知不知道,要不是族长及时找到你,你早就死了。我现在去禀报族长,看看族长怎么说。”


沐风没有说话。


剑心走在路上,想到了当时找到沐风的场景,沐风趴在地上,一道刀伤,从背后左肩一直到右半腰,血一直再往外流。而梦儿就在他旁边,一剑贯穿左心。


剑心:“报告族长,沐风醒了!”


族长:“他醒了?他真的醒了吗?”


剑心:“是。”


族长:“走,快走,我这就去看他。”




族长来了,看见沐风正在看着门口,等着他来。


族长:“风儿,爷爷对不起你。”


沐风:“族长爷爷,是不是梦儿,出事了?”


族长:“梦,伤的太重,我们几个老家伙,也没有办法,暂时把她放到了冰魂中。等着有一天有人寻回天蚕丹,救醒梦。”


沐风:“族长爷爷,谢谢你!沐风会永远记得族长爷爷的。”


沐风知道,族长爷爷他们已经尽力了,不然何至于把梦儿放到镇族之宝冰魂中。冰魂,是一块寒冰玉石,是第一任老族长-从外面带回来的,历任族长对其严格看管,一直放在族中重地-天库,天库不允许任何人进出,只有族长才能打开天库,沐风也只是在小时候听族长爷爷讲过一次,知道冰魂的。也只有族中,那几位活了几百岁的老爷爷知道了。冰魂-据说是第一任族长爷爷-在万年寒冰之下得到的一块玉石,当时第一任族长爷爷看见寒冰之下七彩琉璃,定是不凡之物,就费时多年,把它取了回来,为了保住秘密,第一任族长爷爷把当时参与挖玉石的人,全部杀完了。这块玉石能让死人肉身不朽,病危之人,留下最后一口气,等着人救。可是只有一块冰魂,只有历代族长才能使用,族长爷爷把它给梦儿用,这怎么不让沐风心里感动。


沐风:“族长爷爷,我想见一见梦儿,可以吗?”


族长:“你现在伤的很重,不易走动,等你好一点,可以走动的,你让剑心通知我,我带你去看梦。”


沐风:“谢谢族长爷爷。”


族长:“没事,不用谢。你醒了,就好了。爷爷还要忙着别的事,不能耽搁了,爷爷先走了。”


沐风:“爷爷慢走。”


“族中大难刚过,很多事情都要做,族长爷爷来看我,已经很在乎我了。”沐风躺在床上,想着心中的人儿。


时光流逝,沐风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,同时他也已经迫不及待的,想去看看自己哪位朝思暮想的人儿。剑心去禀报族长,得到了族长的首肯,让沐风去见族长。


沐风:“沐风见过族长爷爷。”


族长:“风儿,你和爷爷还来这一套。你是想见梦吧!爷爷这就带你去。”


沐风:“谢谢爷爷。”


族长:“走,现在就跟我去。”


沐风:”嗯。”


看见天库那厚厚的大门,沐风心里很难受,因为他知道,自己喜爱的人儿,就在里面,组长爷爷打开门后,带着沐风直接来到了,天库的最深处。在最深出有一处水潭,水潭中间有一个石台,因为中间那块奇石的原因,潭水全部结成了冰,那应该就是冰魂吧!


沐风看向族长爷爷,族长爷爷向他点了点头。沐风慢慢的靠近冰魂,透过冰魂,他看见了里面躺着一个熟睡的人儿,那个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梦儿,只是她睡着了,睡得好香,嘴角还在微微笑着。想必是在做着一个美梦吧!沐风还是没有忍住,哭了!他知道,她睡着了,很难在叫醒她了。眼泪滴在冰魂上面,冰魂像是有所感应,化成一到光,依附在沐风身旁,好像在安慰他。他知道,那可能是梦儿最后放进冰魂时的一丝不舍,被冰魂感应到了。


沐风擦擦眼泪,回到族长爷爷旁边。“族长爷爷,我们走吧!”


族长:“不在待一会吗?”


沐风:“不了。“


族长:”哪好吧!回去吧!”


沐风回到养伤的地方,看见剑心正在和一个小女孩一起在河边玩耍。那个女孩也就是以后沐风身边的柔雪。柔雪是个很可爱的孩子,一脸天真的笑容,两颗白白的小虎牙,还有嘴角后的小酒窝,看起来就像小兔子一样可爱。只是可爱背后的伤,不是别人可以接受的。因为她的爸爸妈妈就在几个月前,被刺客杀死了,她的父亲为了救她一直拼着自己的命去抵抗刺客,腹背受敌的他,很快就中了几剑。他拼命的抱着女儿逃跑,但因为身体多处受伤,很快就跑不动了,最终倒下了。倒下的时候,他还是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女儿。只是他不知道,救援人员就在自己的后方,他是带着不甘,死的。当救援人员来到的时候,他已经死了,只是一双不能瞑目的眼睛,似乎在述说着什么。救援的人,从他的怀里,抱走了昏迷的柔雪。当柔雪新的时候,就看见了照顾自己的大姐姐,也就是同样照顾沐风的剑心。


今天因为沐风去找族长爷爷了,所以剑心就和柔雪在一起,和她一起玩耍。


柔雪在河边看见沐风在看向这边,就向沐风这边走过来。“你为什么一直往这边看,难道是喜欢我?”


沐风听到这句话后,头也没回的就走了。柔雪往这边追,但是被剑心牵着。不让她去打扰沐风。


沐风走后,剑心问:“柔雪你为什么那么问沐风。”


柔雪说:“看见沐风第一眼就喜欢他。”


剑心又问:“你是不是弄错了。”


柔雪说:“没有。”


从今以后柔雪一直跟着剑心,为了就是想和剑心一起,多看沐风几眼。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。族中一些老一辈渐渐都看懂了柔雪的心思,同样也觉得愧对沐风。就像成就这样的一对。族中的老古董们商量了一下,决定由族长出面,解决一下这个事情。


那天下午,族长爷爷把沐风和柔雪叫到了自己的家中。沐风第一个来,想族长爷爷问好了以后,就被族长爷爷叫去后面和族长奶奶聊天。过一会柔雪来了。


柔雪:“柔雪见过族长爷爷!”


族长:“恩,知道爷爷今天叫你来有什么事吗?”


柔雪:“不知道,但是一定是好事。”


族长:“你怎么知道是好事?”


柔雪:“因为答案就在爷爷满面笑容的脸上。”


族长:“哈哈,我一个老头子,脸上能有什么。不逗你了,你去把沐风叫来。”


柔雪:“恩,可是我刚刚从他家那边过来,他不在家,我不知道他在哪。”


族长:“咳咳!从他家那边过来。你去哪干什么?”


柔雪:“没什么,只是在附近玩,族长爷爷叫我的时候,我顺便看了一下。”


族长:“哦,原来如此,他就在后面,你去叫他吧!”


柔雪:“原来他在这啊!我这就去叫他。”


族长看着柔雪的身影,心中想着沐风是否明白自己的意思,是否会淡忘从前。


过一会柔雪和沐风一起来了。族长爷爷在沐风刚刚来的时候就已经和沐风说了柔雪的情况,想让沐风照顾柔雪,柔雪一个人挺孤单的,想让沐风做柔雪的哥哥,平常照顾一下柔雪,沐风答应了。现在和柔雪说了一下,柔雪听到以后高兴的像个兔子,跳来跳去,高兴的不得了。而沐风则没有太多的感觉。


就这样沐风成了柔雪的哥哥。


除了睡觉之外,柔雪每天都黏在沐风身边,哪像兄妹啊,就是一对恋人。只是柔雪知道,不管自己怎么努力,都取代不了沐风心中的那个她的位置。而沐风也知道,他只是照顾这个可怜的女孩,没有别的仍和关系。


第二章


时间可以改变很多,包括沐风,沐风不在是以前那个爱说话的孩子,也不再活泼。与人交谈,除了必要的几句话,再也不多说话。拒人于千里之外,万千之中只有自己一人。其实柔雪知道,沐风心中有着一座坟,葬着自己这个未亡人。
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沐风并没有像长老想的那样渐渐忘记梦儿和柔雪在一起,而柔雪的体贴却一天比一天浓重,看起来像哥哥和妹妹一样,但是沐风的冷漠使得这样看上去,倒像是妹妹每天粘着哥哥,而哥哥并不关心自己的妹妹。这种现象让长老心里跟难受,本来是为了沐风和柔雪能过上快快乐乐的生活,可是现在确实害了两个人。形影不离的两个人,或者说跟屁虫。直到一天族长爷爷找到沐风,才让这份宁静被打破。至于族长爷爷说的什么,沐风不能说,因为这是他对族长爷爷的承诺,同样也是族长爷爷的意思。柔雪被沐风突然的关心弄蒙了,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好了。每天的饭本来是由柔雪做的,现在变成沐风做了。柔雪每天吃着沐风做的饭菜,高兴的不得了。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但是她知道,这是因为族长爷爷找过沐风的缘故。她想去找族长爷爷问问为什么,但是又怕沐风知道了,不高兴,也就没有去问了。时光飞逝,春暖花开。又是一年,沐风从河边打鱼回来,在路上,看见族长爷爷来了。族长爷爷也看见他了。


族长:“沐风,爷爷今天来看你来了。看爷爷给你带了什么。”


沐风:“爷爷,这是……?”


族长:“你小子,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?这可是爷爷的命啊!”


沐风看着酒坛子,知道了这是什,爷爷爱喝酒,这是族长奶奶当时和爷爷结婚时候埋下的花雕酒,现在已经几十年了,平常爷爷从来不舍得喝,视若珍宝。不然爷爷怎么会说这是自己的命呢?


沐风:“爷爷,你这是干嘛?这可是你最喜欢的花雕酒,还是奶奶嫁给你的时候埋得。平常一直舍不得喝,今天拿出来看我?我可是不喝酒。”


族长:“什么舍得舍不得,我们爷孙两个可是好多年没有喝酒了,今天难得爷爷有时间,来找你喝杯酒,你还不给爷爷面子啊?”


沐风:“不是,爷爷你知道我的,我不喝酒。何况这种好酒,我都不会品,会喝糟蹋的,爷爷你还是留着自己喝吧!”


族长:“傻孩子,什么舍得舍不得,高兴就喝,不高兴就不喝。爷爷就是想找你喝酒,管你会不会,今天这酒你喝定了。”


沐风看爷爷心情这么好,不好拨了爷爷的雅兴,就答应了下来。


沐风:“爷爷这是我,刚刚打的黄花鱼,我在做几个菜,咱们喝吧!”


族长:“这才像样,好,你去弄吧!”


沐风回到家炒几个菜,就和爷爷喝了起来。一杯酒下肚,感觉像是火在身体里面燃烧一样。


族长:“不急慢慢喝。不要呛到了。”


随着沐风喝的越来越多,族长爷爷越来越高兴。其实族长爷爷不惜把自己视为命的花雕拿出来,只是想知道沐风和柔雪到底怎么样了。原来一切还是老样子,沐风心里一直有着以前的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儿,只是他从来不对别人提起,一直埋在自己的心里。而一年前族长找沐风去说的话,就是让沐风试着照顾一下身边的人,并示意那个人就是柔雪。要是沐风还不能转变看法,也没有事,但是事情不能向别人提起。沐风按照族长爷爷说的做了,可是自己还是那个自己,就是不曾改变。


族长爷爷叫来柔雪,让她把沐风扶上床,站在门口,爷爷幽幽一叹。心里很不是滋味。都是因为自己责任,现在害了两个孩子。


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,看着外面的天空,夜色已经降临,沐风睁开朦胧的眼睛,看着趴在自己床边睡着的柔雪,心中的痛,一下涌了出来。自己何尝不喜欢身边的这个人儿,只是他一直放不下心中的那个她。